当前位置:首页 > 改革论坛 > 专家论坛 > 正文

李玲:医疗改革的核心在于供给侧

发布时间:[2016-01-14 17:24:22]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2016年1月9日下午,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CCWE)主办的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论坛在北京举办,此次论坛主题为“十三五”开局论坛,凤凰国际智库作为独家媒体智库全程支持,本文由论坛现场速记整理而成。

  李稻葵:李玲教授,她是中国健康管理、健康发展方面的专家,给我们国家领导人都讲过好几次课。“十三五”期间,健康包括环保是我们百姓特别关注的话题,雾霾这些事现在成了公共话题,“十三五”期间我们百姓在健康方面有哪些期待?

  李玲:谢谢李稻葵,我回答你这个问题之前,我首先要恭喜你一下,这个活动已经很多了,我很吃惊还这么爆满,真的恭喜。我们国发院过去很热闹,现在没你这儿热闹了。

  回答你的问题,大家可能注意到这次“十三五”提出打造健康中国,这是非常大的一个大国家战略,随着计划生育的政策逐步的退出历史舞台,其实国民健康应该成为我们新的国策。而国民健康它不仅仅是到医院看病、吃药不是这些问题,健康涉及到所有的领域,包括刚才李稻葵教授讲的生态环境,健康与生态、水、生活方式、环境等等都有关,国家提出打造健康中国其实是新的国家战略。

  最近我觉得习大大一系列布局也在朝着这方面努力,长江经济带,强调了这一轮长江经济带的打造生态环境,我们过去招商引资,你只要把GDP搞上去其它都不管,现在我们首先强调要保护生态环境,而且大家注意看到新闻上也讲到,我觉得健康它是一个整体,它要和我们的经济配合也是,我们经济要从过去单纯的竞争、分散的局面要变成整合,所以长江经济带也谈到是城市群、产业群就是要合作,不仅仅是过去恶性竞争。

  李稻葵教授最开始讲到,安徽和江苏是邻居省但是他们的GDP可以差一倍,都是竞争,互相之间拆台没有合作,都是在一个中国平台上,最后实现共享共同富裕,必须要大家合作。

  我想中国经济从过去只是要挣钱先富起来到了我们现在要富起来的质量。要富起来的质量其实是需要利用我们中国大的市场,大的平台,大家合力在国际上赢得竞争的地位,赢得我们经济发展的质量。有了高质量的经济质量自然带动健康的发展,健康中国,健康的人肯定是促进经济发展的,但是经济发展如果你不考虑生态的保护、环境保护等等,也许经济发展会危害我们的健康,大家已经感受到了,这个星期非常好,阳光明媚,每个人都很开心。现在新一轮的改革里,回到这个话题,健康中国发展其实是我们经济的经济健康发展,我们社会健康发展,包括我们整个政治、生态方方面面的健康发展。

  在这方面国际上最前沿的理论就是将健康融入所有政策。其实就是中国人50、60年代毛泽东说过一切为人民健康,现在国际上用学术语言将健康融入所有政策。我刚提到长江经济带发展是最早开始实行让健康融入所有政策,提到环境保护、生态保护,这就是将健康融入所有政策。将健康融入所有政策北欧做得比较好,涉及到你讲公共财政的问题,把老百姓健康作为国家优先发展秩序,所以它的公共财政其实是真正的来做杠杆来使得健康融入所有政策。

  一个例子,比如芬兰喝它的碳酸饮料很贵,喝它的新鲜原榨的果汁很便宜,它怎么来做?它知道果汁是有利于人民健康,所以它对于财政补贴健康食品,碳酸饮料不利于健康增税,这是将健康融入,我们国家在这方面有很大得空间可以做。

  具体的各位有很多企业家,将健康融入所有政策,国家打造健康中国,对于各位企业家有很多可以做的,从农业社会、工业社会、商品社会、信息社会,下一步是健康社会,健康革命时代,特别互联网,我们现在叫互联网+,我认为我们应该是健康+,因为健康才是可以说是人类的普世价值,无论是帝王将相还是普通老百姓都想再活500年,这是人类共同追求。

  随着经济社会技术不断发展,人的寿命确实在不断的延长,而我们不仅仅是只想活得长,还想健康500年,青春500年,在这个领域上可以说它的产业链非常长,大家可以发力可以投资的领域也非常多,而且我个人认为,我们中国可能下一轮最热闹的领域也是在健康领域。

  一个就是我们的机遇,赶上机遇。还有一个中国跟别的国家比我们有一个独特的优势,中国人的养生文化。中国文化,我们从农耕社会过来,天人合一这种养生文化,中国文化的一部分,包括我们跟中医药其实是中国文化的表述方式,所以如何把我们文化传统我们优势以及信息技术和其它新科技联合起来打造中国新健康领域,我觉得各位应该很有作为。

  李稻葵:非常感谢李玲教授。请教一个具体问题,长期以来困惑中国社会是看病难看病贵,“十三五”期间有没有值得期待政策或者改革呢?

  李玲:我也期待,我觉得一改从09年到现在已经是6年时间,应该说取得了不少进展,最大的进展就是全民医保。但是确实看病贵和难的问题还是没有解决,而且我们这些年医疗费用上升速度太快,我们08年的时候,全国的卫生总费用是1.2万亿,去年到2015年已经到4万亿。所以尽管国家投入增加非常快,过去五年每年大概平均20%财政投入,增长速度是这样,但是老百姓,因为你过去看一个感冒一百块钱搞定,现在北京看一个感冒要500,你即使给我报50%,还是比原来贵。

  老百姓对医疗贵还是不满意,我觉得要改核心在供给侧,用现在时髦语,供给侧。我们这么多年改,老是在说给大家建个医保,我们医院是逐利、创收,公立医院还在试点,创收机制还在运营,国家大量的投入浪费了,变成药钱、检查钱,这是老百姓不满意。下一步改不是卫生部门能发力的事,我一直观点跟我们治理体系联系在一起,这就涉及到包括我们“十三五”期间经济要发力其实跟国家行政体制改革。

  我刚刚在人大开了一个会,审去年卫生部门的预算,我一看,我觉得审不审没什么太大的意义,把它审得那么细。为什么?我们去年大概财政在卫生的投入一万多亿,公共财政的投入一万多亿,卫生部门只有一千亿左右,1200亿。也就是说它主管中国人的卫生但是他拿到十分之一的钱,然后审它,没什么意义。我们现在整个财政体系、预算体系我觉得出了很大的问题,谁是预算的主体,大量的钱财政直接拨到每一个的账上去了,我们这么大的财政投入是一个碎片化的是一个撒胡椒面,没有形成一个合力,最后你问卫生部,卫生部说我干了很多工作,财政说,财政我这么多钱投了,你问医保,老百姓医保投了,其实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国家开餐馆,老百姓到你餐馆就是为了价廉物美一盘菜,而我们现在行政部门都是打酱油,我买了肉我买了面我买了菜,谁会那一勺呢,没人。

  李稻葵:碎片化的,该怎么改,有什么建议?

  李玲:行政部门你一定要改,你问卫生,卫生手上就千亿级,管管部门机关、事业单位搞定,根本管不到医院。我们医院到现在医院还是创收,医院的医生是不吃皇粮的,医院主要是靠从医保掏钱、从患者口袋里掏钱,这个不改就不行。要改,我们现在财政、人社、卫生还有医药、医疗、医保一定要联动起来,而这么多年,其实十二五规划就讲要联动,十二五已经完了还没联动,这问题谁连谁,谁去连他们?卫生连不了别人,我说的要改的是国家治理体系的问题,所以我觉得说实在话,卫生也是一个小窗口,李稻葵刚才讲股市也是一个小窗口,股市一熔断,好事,我们要经济熔断就麻烦了。卫生熔断了也麻烦,股市熔断一下我觉得给我们最大的启示,我们不能再简单照搬照抄西方一些所谓经济学理论或者经济学规则,我觉得中国最大的创新其实应该走出自己的理论体系,这才是创新。医改也是一样的。

  李稻葵:你是不是建议中央专门成立关于卫生的小组。

  李玲:有啊,未来我们觉得国家体系治理里面应该是国家健康委员会这样的机构,财政一万亿的钱直接拨到这个机构,管医疗、医药、直接问责,现在没法问责,现在说我没责任,这是治理体系的问题。

  英国是全民免费的医疗体系,它的卫生部就是通管,包括教育都被他管,医学院归他管,因为他免费没有医保,医疗、医药、医学人才培养他统管,国会每年给他预算,过去是9%的GDP,08年以后,经济不好,他们就冻结了,所以每年还是前没增加,英国是一个高水平的全民免费医疗体系,但是它有把舵总管的人,到2015年GDP的比重,全国医疗费用占GDP的比重降到7.6%,从9%降到7.6%,高水平的免费,我们现在6%了,而且这都是统计的,老百姓掏了多少红包还有各种各样找关系的钱,要算起来我们也有7%到8%,但是你看我们得到什么样的福利。所以管理体系、治理体系异常重要。

 

来源:国际智库